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HQ|岩及】多年後(2017岩泉一誕生祭)

  → 2017岩泉一誕生祭賀文
  → 誕生祭說明和文章目錄 
  → 距離小岩生日還有 1 天(•´ㅂ`•)و✧


  《多年後》


  在進入大學那一年,他們同居了。


  多年後,周遭的環境有了些許轉變,畢業的學生逐個搬離公寓,不少新的住戶搬了進來。依然有學生因為優惠房租與不複雜的環境而入住,還有正在為買房做準備而努力工作的新婚夫妻、每次遇見總是靦腆和人打招呼的獨居女子,甚至是似乎有點潔癖的深居簡出低調青年……


  岩泉一和及川徹依舊住在那個地方,只是畢業開始工作後,彼此的生活步調也不似學生時期那般隨性自由,青澀逐漸褪去,增添了成熟穩重的氣息,唯一不變的,或許是他們吵吵鬧鬧後又總是放不下對方的互動。


  曾經,他們或許沒有意識到,以為小時候會膩在一起只是習慣了對方的陪伴,而青少年時期一起經歷過的一切只是多了分誰也無法輕易切斷的羈絆;然而他們現在很清楚,當對對方的在意變成在乎,甚至產生獨佔的慾望時,淡淡的喜歡已經不足以形容這樣的情感。


  這天,早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縫隙照射進來,映照在光滑的木質地板上,平穩的呼息聲與格格前進的秒針是略顯昏暗的臥室裡唯一的聲響。然而喚醒岩泉的,不是昨天晚上設定好的鬧鐘,而是飄散在屋子裡的味道與不時從廚房傳來的模糊喊叫聲。


  下意識伸手往旁邊的床位探了探,岩泉撲了個空,只摸到略顯冰涼的床單與總是不擱在原先位置的枕頭。


  雖然當初租下的這個地方有兩個房間供他們使用,但及川自從第一個晚上窩在他房間睡覺後,隔天就自動帶著枕頭霸佔他的半個床位,而另一間空房則被用來堆放和排球相關的刊物、比賽DVD,幾乎快成了排球研究室。


  讓岩泉不敢置信的是,甚至連他的哥吉拉模型都在他不知情的狀況下被及川強制從房間搬遷。(雖然少不得挨岩泉一頓揍,但及川的心情似乎非常愉悅。)


  這傢伙今天不是休假嗎,這麼早起做什麼?


  狐疑地看著空了的床位,岩泉邊打著呵欠,邊伸手抓了抓睡亂的頭髮,最後早一步按掉準備鈴聲大作的鬧鐘起身盥洗。


  「小岩,早安啊。」聽見臥室傳來走動的聲響,穿著圍裙的及川從廚房探出頭,爽朗地揮舞著鍋鏟。


  「……你今天不是輪休嗎?」看著及川的動作和滋滋作響的背景聲,岩泉有股衝動想上前幫忙。


  「嗯!今天一整天都放假!」及川揚起笑,比了個勝利手勢,「早飯快準備好了,小岩你快去刷牙洗臉換衣服,待會有──啊啊!我的炸豆腐!」話還沒說,及川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風風火火衝回廚房。


  怎麼有種新婚夫妻的錯覺?岩泉失笑地搖搖頭,甩掉腦袋裡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轉身進浴室盥洗。


  待岩泉換好衣服從臥室出來,不大的餐桌上已經擺滿有模有樣的早飯。


  「這些都是你做的?」岩泉睜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哼哼。」及川露出有些得意的神情看著岩泉,然後在對方質疑的眼神中收起猖狂的笑容,默默指著其中一盤小菜說:「這是昨天隔壁家的小玉多做的。」


  岩泉挑起眉,繼續看著及川。


  「呃,然後這是隔壁再隔壁的織田太太說要讓我們嚐嚐的……然後這是樓上的小伊坂送的……不過那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


  「你是說看起來像是受了重傷的炸豆腐嗎?」岩泉一臉認真地問。


  「嗚哇!是、是受了點傷,但不影響味道,這可是戶山太太教我的秘訣,絕對沒有問題。」


  「我開動了。」停頓了幾秒,岩泉在餐桌前坐了下來,默默夾起半塊炸豆腐的殘骸。


  「怎麼樣?」


  「是挺好吃的。」岩泉說話一向不誇大其詞,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在經歷不知道幾次慘烈的失敗後,終於從戀人口中聽到肯定話語的及川不禁得意地揚起唇角,跟著動起筷子。


  「話說回來,小岩真的很適合穿西裝打領帶呢。」


  「笨蛋,高中制服不就有領帶嗎。」


  「那不一樣啊,制服是制服,西裝是西裝嘛。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這句話果然是有道理的。」


  「揍你喔。」


  那是一頓早飯開始的再普通不過的日常。





  準備出門前,岩泉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今天我會早點回來,晚上和大學部學弟的排球賽──」


  「在七點半對吧。」同樣想提醒對方這件事的及川站在玄關笑了笑。


  「嗯。」嘴角揚起不明顯的弧度,岩泉拿起了公事包。


  他們的默契依舊像呼吸的頻率一樣有著一致性。


  「小岩?」


  聽到及川的呼喊,岩泉下意識轉過身,還來不及問對方想說什麼,兩人的距離已經靠得非常近,近到能夠感覺到彼此的吐息和倒映在對方瞳眸上的自己的身影,近到岩泉以為及川的唇瓣會貼上他的。


  然而及川只是擦過他的臉頰,湊到他的耳邊輕聲說了一句「領帶有點歪」,接著用經常托球給他的纖細手指調整了下領帶。


  「路上小心。」


  在那短短幾秒的時間,岩泉幾乎沒有任何反應,但在看到及川臉上掛著的淺淺微笑和眸底一閃而逝的戲謔後,他用帶著幾分挑釁意味的語氣喊了對方一聲。


  「徹。」


  「咦──」及川微微詫異地瞠大眼眸,但未竟的錯愕話語旋即被對方的雙唇封住,最後還被咬了幾下。


  「想接吻就說啊。」用正經的表情說著,岩泉將手放在門把上,離開前不忘叮囑了句:「你不要像高中和大學一樣用那張臉跑去招惹鄰居太太們,人家都已經結婚了。」說完,玄關的門被打開又關上,留下呆愣在原地惡作劇不成反被逆襲的及川。




  我才沒有去招惹太太們咧!


  在岩泉離開家五分鐘後,及川走進房間又走出來,正襟危坐地坐在客廳沙發上,對著桌上的哥吉拉抱怨。


  被關注而不自知的明明是小岩你啊!隔壁的小玉多做那道菜是謝謝你救了她的貓,隔壁的隔壁的織田太太要他們嚐嚐那道菜是為了謝謝你幫他整理被附近小孩弄亂的垃圾,還有樓下的小伊坂是為了謝謝你幫他把過重的包裹搬上樓。


  飛快地對著哥吉拉碎念一遍,及川深呼吸吐了幾口氣,側倒在沙發上。
  不過沒關係,他才不在意呢。


  揚起手,看著一道銀光劃過空中,在採光良好的客廳折射出微弱而真實的光芒,及川徹不自覺地勾起了笑。


  他不會在意的。


  因為那個男人,岩泉一,是他的。


  【END】


  主題:男友力三十題/ 20最拿手(也許唯一拿手)的那一道你愛吃的/ 19默契/ 09恰到好處的距離感/15呼喚你名字的聲音/30 ALL FOR YOU



  

  日安!這裡是紫稜!終於來到最後一篇了!
  除了第一篇,其他都是按照原定計畫走,沒想到走到最後了呢 (•´ㅂ`•)و✧(看著某位太太笑了)
  希望沒有OOC得太嚴重(沉痛)
  謝謝Tama大大邀我一起參加小岩的誕生祭,我覺得我對他們的感情加深了但和我的論文疏遠了(ㄍ)
  然後200-300字真的太有挑戰性了啦,為什麼要傳染爆字病給我XDDDDD
  希望這幾天大家吃糧都吃得開心&大王和小岩要一直幸福下去喔(•´ㅂ`•)و✧
  我和Tama也會幸福下去的(•´ㅂ`•)و✧(嗯?


评论(2)

热度(23)

  1. PIANISSIMOLittle Traveler 转载了此文字
    0609是紫稜的回合~~ 我在大王一一介紹菜色都不是他做的時候,大爆笑www(就派) 但是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