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室友組】讀心術

x 參考:男友力三十題


廢話很多的人突然不說話,旁人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呢?

「當然是覺得奇怪啊。」染髮的大學生虞因搔搔頭如是說。

「呃‧‧‧‧‧‧應該會覺得很不習慣吧。」最怕靈異事件的玖深表示。

「這樣不是很好嗎,最好永遠都閉嘴。」警局裡說話和作風一樣犀利的虞夏冷笑道。

*1

「事情就是這樣。」黎子泓簡短地交代完事情,瞥了某人一眼,而那個某人微挑起眉,靜靜地回看著他。

「我只是實話實說。」瞥了極度不安分的病人一眼,黎子泓伸手調整了下領帶,旋即動身前往辦公室。

其他人也了解狀況後應該不會再發生什麼狀況了──希望如此。仰頭望著藍天,踏出警局的黎子泓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想嘆氣的衝動。

「阿司,你有沒有去看醫生啊?」正在整理鑑識報告的玖深分神從一堆A4紙頁中抬起頭,張著大眼盯著臉上戴著口罩,狀況感覺不太好的嚴司,對方卻退後幾步環起手挑眉看他。

*2

「呃‧‧‧‧‧‧怎麼了?」

嘆息聲接著傳入玖深耳中,一分鐘過去後玖深和嚴司還是大眼瞪小眼,最後嚴司走到玖深身邊,拍了拍對方的肩,虞夏走進休息室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

「你們在幹嘛?」有張行騙天下也不會被懷疑的無敵娃娃臉,虞夏的眼神卻不像長相一樣讓人感到親切,說話的同時周遭的溫度比平常低了幾度,大概是剛剛的會議又被上面的人碎念,虞夏的臉色不大好看。

「老大‧‧‧‧‧‧」

「鑑識結果呢?」虞夏一屁股坐在離門口最近的沙發上,伸手向還呆愣看著他的鑑識科人員要資料。

「喔!這裡。」玖深手忙腳亂地將手邊的化驗結果整理好,連同彈道比對的報告一同交給虞夏,「初步檢驗結果確認是同一把槍枝,不過指紋不夠完整所以比對不出來,要定罪還需要更多證據。」簡略報告了下檢驗結果,熬夜工作的玖深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嗯‧‧‧‧‧‧那另外一件案子的死因呢?」虞夏翻閱手上的資料,等著某法醫的解剖報告,但他接過對方遞來的資料夾後,嚴司一句話也沒說。

查覺到對方的態度有些不對勁,虞夏狐疑地看向他,嚴司卻看向玖深。

「啊!呃,老大,阿司他得了感冒所以沒辦法說話。」忽然想起黎子泓交代的事情,玖深慌忙向虞夏解釋。

「感冒?」虞夏挑起眉,有些不敢置信地盯著平常廢話很多又愛有事沒事亂說話的人,「你也有今天啊?算了,你沒事就早點回去休息吧。對了,玖深,這份‧‧‧‧‧‧」

今天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了,黎子泓在沒有外力打擾的情況下順利結束一天的工作,很難得的沒有留下來加班,帶著楊德丞幫某病人準備的清淡食物回到家時,那個某病人正坐在沙發上玩遊戲,見他回來後緩緩放下手中的遊戲操控桿,一臉抑鬱地盯著他,電視螢幕上由嚴司操控的汽車失去控制,衝出護欄,從懸空的跑道墜落。

「陪你玩?」

嚴司點點頭。

這是第一次和嚴司玩遊戲這麼安靜,以往總是嚷嚷著這樣犯規、那樣太狡猾的人突然沒辦法說話,黎子泓還真有那麼一點不習慣。

半個小時過去,嚴司不能說話,而平時話不多的黎子泓也只有在回應嚴司才會開口說話,因此今天始終保持沉默。他沒有像嚴司一樣可以自言自語的特殊技能。

「你該吃藥了。」注意到時間的黎子泓說,放下手中的遊戲操控桿,「我去幫你熱粥。」

嚴司溫馴地點了點頭,盯著螢幕繼續手邊的動作,過了幾秒才發現說要幫他熱粥的黎子泓依然坐在他身旁。

「?」

「‧‧‧‧‧‧」

「!」

「‧‧‧‧‧‧想都別想,你敢這麼做試試看!」


x


小病初癒的嚴司彷彿要發洩前幾日不能說話的鬱悶──

「唷!黎大檢察官,都中午12點了還不吃午餐,三餐不正常小心胃潰瘍上身,說不定肥胖還會找上你,你也知道現代人就是有三高還有肥胖的毛病,不過你應該是不用擔心啦,有我這個貼身家庭醫生在絕不會讓你──」

「拜託你閉嘴‧‧‧‧‧‧到底要不要讓我吃午餐?」


──THE END



*1=「我說‧‧‧‧‧‧黎大檢察官,我不過是得了個小感冒,剛好、不幸、很倒楣的喉嚨中獎,扁桃腺發炎不能說話,你需要形容得那麼嚴重嗎?」
*2=「玖深小弟,不過是小感冒而已不需要動用到外面的醫生啊,你忘記我是幹哪一行的嗎?」

*最後,黎子泓腳麻了,嚴司想戳←



隨筆於2013.10.24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