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全員│HP設定】From Y to Y

x 內有室友組、霸凌組、擺平者組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幾天投射在他身上的視線變多了,儘管疑惑,黎子泓一如往常地沒有表現出來,流露出格外淡漠的帥氣臉龐沒有明顯的改變,全身上下散發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酷之感。
「你最近怎麼越來越像刺蝟?」能從後面毫不在意直接搭上他的肩的只有一個人,黎子泓沒有掙扎,只是淡淡掃了嚴司一眼,說:「我沒有。」
「怎麼沒有?喏,你看,這麼大的刺。」明明手上還抱著魔藥學課本,嚴司還是努力用手比劃著,「難怪那些女生老是嘰嘰喳喳要怎麼接近你。」
「什麼?」黎子泓挑起眉,因為嚴司突然轉小的音量感到困惑。
「沒事。」嚴司聳聳肩,和黎子泓一同走向地牢。「今天晚上我要去練魁地奇,就不陪你去圖書館了。」
「嗯。」
其實他也沒有要嚴司陪的意思,但對方卻老是跟著他往圖書館跑,白天在他耳邊抱怨『這麼好的天氣應該出去打雪仗』,晚上則說『這種時候就是應該在城堡四處探險』;久了,黎子泓對這些聽似嘮叨的話也麻痺了,因為嚴司最後還是老老實實待在他身邊,和他一起完成作業、複習咒語。
除了沒有一起上的課程和練習魁地奇以外,其他的時間黎子泓幾乎都能看到嚴司,甚至連赫夫帕夫的學生都習慣了他會時不時出現在赫夫帕夫的長桌,自動讓位給他,讓黎子泓一度有『分類帽搞錯了,嚴司其實是赫夫帕夫學院的學生』的強烈錯覺。
「你……小心點。」結束魔藥學的課程,離開地牢前,嚴司認真地叮囑他,神情看來有些複雜,然而下一秒又恢復以往似笑非笑、不是正經的模樣。
黎子泓眨了眨眼睛,不懂為什麼對方要這麼說,卻還是下意識回應了對方:「嗯。」
x
圖書館裡,黎子泓靜靜地複習下個月考試的科目,變形學的理論愈來愈艱深難懂,就連他也得花不少時間和心力去記憶,但今天他卻很難集中精神。
為什麼?黎子泓皺起眉頭,最後索性放下羽毛筆思考,卻始終找不到說服自己的理由。
「妳去啦!」
「不要!萬一他不收怎麼辦?」
「不然……」
細碎的耳語傳入黎子泓耳中。他知道書架後方有人在說話,但她們似乎以為他沒聽到,繼續爭論著什麼,黎子泓其實很像告訴她們,要是她們再吵下去,朋夫人可能會直接衝過來趕人。幾分鐘後,一名戴著耳罩、臉上帶著雀斑的女生僵硬地笑著和他打招呼。
「哈、哈囉!」
黎子泓沒說話,他不知道對方要做什麼。
「這個給你,一定一定一定要吃喔!」
錯愕地瞪著突然衝上前來、目光像是要吞了他的女孩將一盒東西塞進他手裡,黎子泓還來不及拒絕對方,她們已經尖叫著跑離圖書館,尖銳的笑聲引來其他人側目,朋夫人的眼睛更是隨時會噴出懾人的火焰。
原來是這麼回事嗎……?望著手上明顯是『蜂蜜公爵』出品,上頭還打著蝴蝶結、一顆粉紅色愛心在左側微微跳動的巧克力,黎子泓的臉龐閃過一絲困擾。
「你還是不要吃比較好。」
一道輕柔且好聽,還藏著幾分笑意的嗓音在耳邊響起,黎子泓抬起頭,認出是之前在圖書館看到的那名男生後愣了一下。
「為什麼?」
「直覺。」清秀的臉龐勾起一抹輕淺有禮的笑容,對著有過一面之緣的學長說。
黎子泓啞然無言,不知道該回應對方什麼,索性保持沉默。
「一太?」從書架探出頭的少年左顧右盼,在找到人之後鬆了一口氣,抱著一疊書走了過來,「真是的,不是要你別亂跑嗎。」
「抱歉。」那名叫『一太』的少年微微一笑,自動接過另一名少年手上的那疊書。
黎子泓認得他。幾次在魁地奇球場看嚴司練習的時候對方也在其中,感覺是非常陽光又好相處的人,飛得很好。
「阿方,這什麼?」看到書塔上放了好幾個正方形狀的不大盒子,一太問,臉上那抹微笑讓黎子泓覺得……詭異?
「喔……那個啊……」阿方尷尬地搔搔頭,老實說他也正在煩惱怎麼辦,「剛剛一群女生衝過來把東西扔上來又衝出去,才準備叫她們就被朋夫人瞪……啊……又瞪過來了……」阿方吐了吐舌頭,再次降低音量。
「走吧。」
「去哪?」
「還東西。」一太字字說得格外清晰,轉過來看黎子泓時,臉上還是那抹微笑:「再見了,學長。」
黎子泓點了點頭,目送兩人離開。
這個還是別吃好了。低頭看著手上那一盒,黎子泓將愛心還在跳動的巧克力擺放在桌上,用書堆掩蓋起來。
今天還是早點回寢室好了。
慢著……他記得嚴司說過今天晚上要練魁地奇,那……那個名叫『阿方』的同學怎麼會在這裡?


x


他知道最近投射在他身上的視線變多了,他無所謂,但黎子泓好像不是很自在,所以他徹底發揮當搜捕手的天賦,儘管如此,防範還是不夠徹底呢。嚴司雙手插在口袋,脖子上纏繞著紅金相間的圍巾,在通風的走廊行走,準備到赫夫帕夫塔堵人,準備拐過轉角時猛然停下腳步。
「學、學長……這個給你。」那不是怕幽靈的小學弟?嚴司驚訝地發現他說話的對象是那個看起來比對方還像新生的級長。
「給我幹嘛?」虞夏蹙起眉頭,環起手惡狠狠地問,沒有要接過東西的意思。
「聽說今天是送巧克力的日子。」玖深小心翼翼的選擇用詞,深怕一個不小心他會巧克力連人一起被咒語轟到塔外,「為了感謝你平常的照顧,所以……」
虞夏哼了聲,不悅的神情稍稍放鬆。他今天快被煩死了,一堆人跟蹤他跟蹤了半天,最後又哭著跑掉,完全搞不懂到底要暗算他還是想幹嘛。
「拿來。」
「啊?」
「啊什麼啊,巧克力。拿來。」
這是要收下的意思嗎?玖深感動地雙手奉上。
「那……這個也可以順便嗎?還有這個、這個,和這個,還有……」玖深彎下腰從地上的袋子拿出更多巧克力,抬起頭時,一雙冒火的眼睛灼傷了他。
「找、死。」
喔天哪……嚴司悶笑,差點笑趴在地上、出手用力捶打牆壁。笑夠了,他優雅地站起身,大發慈悲將那條走廊留給那兩個人,轉身從另一邊走去,卻撞見一對正準備走過來這裡的兩位同學。
「一太,今天真是謝謝你,不過送還給她們的時候,她們一臉快哭的樣子……」阿方嘆了口氣。但是既然對對方沒有感覺,他無法說服自己收下那些巧克力。
若有所思地看了阿方一眼,一太這麼說:「因為東西回到她們手上所以喜極而泣,你別想太多。」
「什麼跟什麼……」阿方瞬間失笑。
「餓嗎?」
「好像有一點。」
「吃一點吧。」
阿方眨了眨眼睛,沒看錯的話,那是巧克力。
「麻薏口味的。」
「麻……什麼?」能吃嗎?
「可以吃。」一太認真地看著阿方,「我吃過了,很好吃。」
「喔,那我……不客氣了。」阿方伸手掰了一塊,表情有些微妙。
「哈囉,兩位同學。」算準時機,嚴司抬起手向兩人打招呼,背景音樂還是慘叫聲,「那邊……嗯,發生了一點小狀況,你們還是不要過去比較好。情人節快樂。啊、對了對了,明天晚上要練球喔。」叮囑完事情,嚴司歡樂地哼著歌離開。
應該從圖書館離開了吧?那個連美好的聖誕節假期都認真到不行的黎子泓。


x


「唷,你回來啦。」縮在牆角的人發現目標,推了推眼鏡,笑著迎了上去。
「嗯,我回來了。」老實說,看到嚴司出現黎子泓不怎麼感到意外,「練習還順利嗎?」
「什麼?」嚴司愣了下,會意過來對方在問什麼,「喔,那個啊,不怎麼順利欸。算了,別提了。喏,給你一個。」
黎子泓抬起手接下嚴司扔來的東西──是巧克力。
「哪來的?」隨口問了一句,黎子泓差點將一口大小的巧克力扔進嘴裡,但理性阻止了他。
「非賣品,德丞做的,我幫了點忙,不會太甜,還蠻好吃的。」嚴司偏著頭,發表自己食用完的感想,「聽說是跟一個很會做甜點的小學弟學的。」不過你手上那顆被我加了點料。這點嚴司當然不會說,只是微微笑著,等黎子泓吃下巧克力。
「還有嗎?」
「有啊,還剩一顆。」嚴司從口袋掏出最後一顆巧克力,有些驚訝不太碰甜食的黎子泓居然主動問起。
「好。」黎子泓將兩人的巧克力交換過來,嘴角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你吃,我就吃。」
咦?等等,慢著,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嚴司眨了眨眼睛,心跳得飛快,強按住內心的驚慌,沒有表現出來。
「不過是顆巧克力,你的反應也太誇張了,好像我在巧克力下毒一樣。」
「你不敢吃?」黎子泓挑起眉。那就表示絕對有問題。
「怎麼會……」勾起笑,嚴司緩緩地說,將巧克力送入口中。
「要吞下去。」黎子泓提醒對方。
要命,真吞下去還得了!含著快融化的巧克力,嚴司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挪動腳步往旁邊移動,一個人影卻搖搖晃晃地撞了過來,讓他將巧克力嚥了下去。
「咳、咳咳咳!」
「你擋到路了。」那聲音很小,說話的那人很瘦弱,毫不隱瞞臉上的厭惡神情。
「學弟。」黎子泓點了點頭打招呼,想伸手扶住走到快跌倒的人,卻被對方推開。那抹身影搖搖晃晃地走進赫夫帕夫塔。
「沒事吧?」將蹲在地上猛咳,似乎想把巧克力咳出來的人拉起來,難得看到對方這麼狼狽的黎子泓竟忍不住笑出來。
「沒事才怪!有沒有什麼催吐的咒語?有沒有?」
「你又在巧克力裡放了什麼東西?」相較於嚴司慌張的態度,很肯定巧克力肯定放了什麼的黎子泓平心靜氣地問。
「自製的戀愛告白魔藥,吃下去之後你喜歡的對象不管問什麼你就會答什麼。」喔喔……
「喔……?」黎子泓的眸底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那你幹嘛放到要給我吃的巧克力裡?」
「當然是因為我想知道你喜歡誰啊。」失算失算大失算,靜默咒應該用在自己身上吧?
「你好像太誠實了一點。」
「這不是我能控制的。」該死,他的魔杖咧?
「你剛剛說……吃下去之後『喜歡的對象』問什麼你就會回答什麼?」
「沒錯。」
「所以,不管我問什麼你都會回答?」
「對。」
「喔……」他好像懂了。
「嗯……」他好想死喔。


──THE END



隨筆於2014.02.14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