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室友組│莫名其妙的設定】親吻與佔有慾

x 設定:嚴司是導演/經紀人、黎子泓是演員


1、導演VS. 演員


「我說,我不要!就從……開始!」嬌滴滴的聲音夾雜著不耐從休息室傳出,在走廊搬東西、確認今日拍攝行程的工作人員不禁面面相覷。

「好好好,那我們從吻戲開始可以了吧?」汗顏的經紀人馬上遞上水杯,安撫一進片場就開始鬧脾氣的自家演員,希望她大小姐看在男主角是個酷酷的帥哥的面子上不會馬上走人。

「嗯。」其他人只聽到勉強接受的語氣,殊不知經紀人眼前的女演員欣喜得很。

嚴司環著手,似笑非笑地看著年約二十五、六歲左右的年輕女性。和他一樣戴著眼鏡的她語帶請託又十分為難地和他說話,不外乎就是那個很有名氣的女演員想從吻戲開始拍。

「接吻那一幕?」高高揚起眉毛,嚴司故作驚訝的說:「我不記得我選的劇本裡有那一幕。」不過倒是有聽說好像是那個女演員自己想加的。

「呃、這個……是建議啦!建議……」女經紀人臉上垂下三條黑線,輕咳了聲不自在地解釋,「你也知道白茗她……」

糟糕!她居然忘記這個導演是出了名的不喜歡亂改劇本又亂加戲的驕傲演員。

「雖然她不是我挑的,不過在接戲之前應該有先看過劇本吧?算了,想拍吻戲是吧?行。」嚴司的臉上帶著笑意,眸底一抹算計的精光消逝。

「咦?真的嗎?太好了!」

看著女經紀人開心離開的背影,嚴司默默為她哀悼了三秒鐘。

x

「來了、來了!」「哪裡、哪裡?」「啊!那裡、那裡!」「哇!好帥、好帥!」

男主角一趕到片場,幾乎所有的女性工作人員的眼睛全繞著他打轉,興奮的耳語不斷傳入嚴司耳裡,讓他不禁揚起滿意的微笑。

「還以為你不會過來了。」打量著似乎是因為上個月忙著宣傳、上通告而消瘦不少的黎子泓,嚴司緩緩走到對方面前。

「剛好有時間。」微微撇過頭,穿著大衣的黎子泓手上還拿著剛脫下來的圍巾,低聲向遞水過來的經紀人道謝,啜飲了幾口。「可以開始了。」

「OK。」

二十分鐘後,所以的工作人員和演員都就定位。

「你好,我是白茗。」伸出手,濃妝豔抹的女演員勾起笑,濃烈的香水味道讓黎子泓差點窒息,不過還是禮貌性地揚起微笑,伸出手握住幾秒後放開。

「好,那就從吻戲開始吧。」聽見嚴司涼涼的語氣從背後傳出,黎子泓接收到訊息的大腦停擺了幾秒。

「吻戲?」忍不住蹙起眉頭,黎子泓轉頭質問說話的人,「你選的劇本裡並沒有吻戲。」

「喔,抱歉、抱歉,忘了說,是這位白小姐加的,而她個人認為從吻戲開始拍和演員培養感情比較快。」搭上黎子泓的肩,嚴司溫和地給予一笑。

「嚴司……」

「天哪香水有夠嗆!」嚴司捏住鼻子低聲抱怨,「先幫你們對一下動作吧。」

「咳、咳,開始囉。」嚴司站在一旁,手裡拿著劇本,語氣不帶感情地說著,後頭的副導好奇地探了探,疑惑為什麼劇本沒寫字。「兩人深情凝視著對方,緩緩地靠近,然後就啄上去……」

「卡卡卡!」片場響起女演員的失控大叫,「啄?啄什麼?是吻吧!你當我們是鳥嗎?」

「白小姐,請你別歧視鳥類好嗎,為什麼人類可以接吻鳥就不行?」攤手回應因為一點小事就歇斯底里的演員,嚴司的語氣除了責備還有些無奈,副導率先笑了起來,接著像是會傳染一般,笑聲傳遍整個片場。

「你開什麼玩笑!」

「這是我最認真說話的一次了,對吧?小黎?」嚴司扭頭詢問黎子泓的意見,發現對方的嘴角也揚起微笑的弧度。

「那好吧,我就犧牲小我示範一次啄的動作給妳看,看好囉。」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嚴司抓住黎子泓的衣襟將人拉了過來,貼上對方的唇瓣,接著耳邊響起可怕的尖叫聲。應該是那位白小姐的,因為幾秒鐘之後香水味隨著尖叫聲漸行漸遠。

「不用這麼感動的看著我。」嚴司對著他親自挑選的男主角咧嘴一笑。

「……你這是職場性騷擾 。」


2、經紀人VS. 演員


「今天的行程呢?」黎子泓攪拌著杯裡的咖啡色液體,向嚴司確認今日的工作內容。

「早上十點上B台的節目宣傳電影……下午兩點是廣播電台。」嚴司漫不經心地攪拌著黎子泓『順手』多泡咖啡,另一手抓過手機看。

原本打算繼續聽的黎子泓錯愕地抬起頭:「就這樣?」

「嗯啊。」嚴司將手機扔到桌上,以眼神示意自家演員『不信的話自己看』,「你是想行程滿檔過勞死嗎?」

「……」

「很榮幸今天邀請到演技派演員黎子泓……」上午十點,live節目順利開播,主持人以清亮的嗓音朗朗背出開場白,只是劈頭第一個問題卻和先前溝通的不一樣。

「請問現在您不接任何有吻戲或親密肢體接觸的電影、電視劇是真的嗎?」
黎子泓身體陡然一僵。儘管臉上依舊維持一貫的迷人微笑,凌厲的目光卻射向站在不遠處露出燦爛笑顏、朝他揮手的自家經紀人。

「這個問題……」

x

「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幫你挑工作、擋災厄咩。」

「你這是假公濟私。」

「第一天認識我嗎,黎大演員,怎麼現在才知道?」

「你……」黎子泓有些氣惱,但瞬間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你不相信我嗎?」

「我相信你。」嚴司一字一句堅定地說。

「既然如此……」

「但我不相信別人。」將黎子泓困在沙發上,嚴司手撐著椅背,以居高臨下的姿態望著對方,臉上無比認真的神情令黎子泓頓時無語。


──THE END



隨筆於2014.03.30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