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霸凌組】生病


好冷。頭好重。每一次呼吸都讓虞夏覺得有些難受。他試著從夢中醒來,太陽穴卻傳來的陣陣刺痛的感覺,像是有人試圖用尖銳物貫穿他的頭部。

一陣冰涼襲上額頭,虞夏下意識抬起手想抓住,卻意外地沒什麼力氣,僅是弱弱貼上一隻微涼的手,反被對方攫住。

緩緩睜開眼睛,虞夏迎上玖深鬆了一口氣的目光。

「老大,你醒了!」

「廢話,難不成放任你繼續偷襲嗎?」皺著眉頭,虞夏鬆開玖深的手,想扶住發疼的腦袋,指間卻碰到貼在額頭的散熱片。

原來不是夢。虞夏嘖了聲,想撕下貼在額頭的東西,玖深卻大喊著『不行』,硬是將他的手扯開。

「不行啦老大!你生病了,溫度才剛剛降下來欸,剛剛超燙的,都可以拿來燒開水煮泡麵了。」玖深握住還微微發燙的手,語氣像是在安撫小孩。

「生病?我才沒那種閒工夫生病。」因為細微的動作又讓頭更痛,虞夏不耐煩地暫時放棄掙扎,「喂……手要抓到什麼時候?」

玖深眨了下眼睛,幾秒後才會意過來自己還抓著虞夏的手。

「啊!唔……是說,老大你『已經』生病了,阿佟對你下達禁止上班的命令,還說要是看到你出現在家以外的地方就……」玖深認真地宣讀,又忽然欲言又止。

「就怎樣?」

玖深微微一笑。

虞夏擰著眉,用略微沙啞的聲音問:「笑什麼,說啊,就怎樣?」

玖深再次微微一笑。

虞夏抽了抽嘴角,揚起形式上威脅的拳頭:「找死嗎你……!」

「不是啦!」玖深欲哭無淚,為什麼老大就是不能好好當個病人呢,「阿佟沒說怎樣,只是一直笑……」想起那短短幾秒鐘的微笑,玖深還是覺得虞佟當時散發出來的氣場很可怕。該怎麼說呢,總而言之就是他有生之年絕對不會想得罪他。

「老大,我們現在是生命共同體了,拜託你乖乖的。我有帶布丁和果凍喔。」

「我看那是你想吃吧……」虞夏的眼神增添幾分排斥。

「我買了兩人份的。」

「……水。」

「要喝水嗎?等一下喔。」

看著玖深忙著倒水的側臉,虞夏疲憊地闔上眼睛,沒想到說話也這麼累人。

「老大,水來了。」

虞夏應了聲,接過玖深遞來的水杯,在對方的注視中撐起上半身,喝了幾口水。

「……幹嘛?」發現玖深一直盯著他,虞夏斜睨對方一眼。

「呃……」

看玖深一下猶豫、一下掙扎、一下堅決的樣子,虞夏受不了地捏住對方的臉:「快說。」

「唔!窩拖、窩拖……」揉著發疼的臉頰,玖深謹慎地拉開和虞夏之間的距離,聲細若蚊地說:「阿司說感冒傳染給別人會好得比較快,最快速的方法是接……接吻。」

一瞬間,虞夏爆了青筋。

「那傢伙說得鬼話你也信!」該死,吼完頭痛死了。

「但是阿司用黎檢的名義發誓……」

嚴司那傢伙……找死!

「……過來。」

「什麼?哇啊老──」突然被扯向前的玖深哇哇大叫,後半句的『老大你要幹嘛』被虞夏的雙唇堵住,燙人的舌尖掃過唇瓣,不過幾秒的時間,玖深被吻得頭昏,整個人飄飄然起來。

「太……太奇怪了……」玖深氣息不穩的看著虞夏,「為什麼是我呼吸不過來?老大你不是生病了嗎?」

「就說你平常欠訓練。」虞夏冷哼一聲,勉強壓下頭因為接吻舉動而隱隱作痛的感覺。「藥呢?」

「阿佟有煮粥,先吃粥才能吃藥。我去熱粥,老大你等一下喔!」玖深說完,咚咚咚地離開房間。

「……玖深。」虞夏出聲叫住準備打開門的人。

「嗯?」

「快點回來。」

玖深瞠大雙眸,有些意外虞夏會說這種話。人家都說生病的人心靈比較脆弱,就連老大這種人也會這樣嗎?

「什麼叫連我這種人?啊?我怎麼樣了?」

嗚……他說出來了嗎?「很好、超好的!老大最帥了!」玖深用懇切的神情望著虞夏,像是要說服對方相信自己說的話。

「這裡只有我跟你吧。」

「嗯。」玖深偏著頭,幾秒後才意會過來,「呃……ㄒㄒㄒ夏……」

「ㄒㄒㄒ夏是誰啊。」虞夏頗不滿地皺起才剛撫平的眉頭。

「ㄒ……夏……我去熱粥!」說完,玖深弱弱地飛奔到一樓。嗚嗚、要發燒的是他吧,老大精神好得跟什麼一樣。

臥室恢復平靜,虞夏躺回床上,覺得頭又更昏了。但是有除了家人的人在身邊擔心的感覺……還不賴。

閉上眼睛前,虞夏看到的是臥室的天花板,閉上眼睛後,虞夏看到的是某人呆呆的笑臉。

快點回來……然後要好好訓訓那個笨蛋,別亂聽某個無良法醫說些有的沒的……還要提醒黎子泓管管那個無法無天的傢伙……想著想著,虞夏的腦袋渾沌了起來。

二十分鐘後,人在警局辦公的虞佟接到家裡打來的求救電話,某個請假在他家照顧病人的人嚷嚷著他弟弟又發燒了。

到底是怎麼照顧人的,虞佟相當好奇。


──THE END



隨筆於2014.05.11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