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嚴司中心】出庭

x 參考:庭上,我可以換律師嗎



【一】
律師:「所以當一個人在睡夢中死去,他到隔天早上才會知道對不對?」
「是啊,如果是有心臟病的人說不定睡醒發現自己掛了還會心臟病發再死一次。」嚴司真摯地說,眼角餘光瞄到前來聽證的他家前室友瞪了他一眼,真心覺得無辜,這種時候又不能搬出被圍毆的同學映證對方說的話,先不說對方會不會相信,要是傳到虞家那對雙生子耳裡他大概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嘖嘖,某檢察官都不知道他的為難之處,他都已經拉低自己的智商回答問題了。


【二】
律師:「你所執行的驗屍解剖中有多少是對死人進行的?」
「全部。」除了黎子泓,沒有人發現嚴司的語氣藏著一絲遺憾。「躺在解剖台上的都是死透的,唯一躺過的活體只有我。」夏天還挺涼爽的,不過有次他覺得有點涼拿了白色的布蓋,結果嚇到來找他拿證物的某鑑識科人員,被他家前室友訓了一頓。


【三】
律師:「你記得你是什麼時候檢查那個人的身體嗎?」
「如果時鐘沒壞解剖是早上八點半開始。」黎子泓上班從不遲到,所以他也很準時的抵達工作室。
「當時他已經是死亡的狀態了?」
「嗯……通常不會有活人被送來,」嚴司微微皺起眉頭說,「如果那時候還活著,在我剖完之後也應該死透了。」


【四】
律師:「在你驗屍解剖前,你有沒有檢查脈搏?」
「沒。」
「那血壓呢?」
「沒。」
「呼吸呢?」
「沒。」
「那麼,有沒有可能在你進行解剖的時候那個人還活著?」
「沒沒沒。」嚴司一臉無聊地說。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跟讀法律的人對話會這麼累人,他跟他家前室友就處得不錯啊。

「你怎麼能如此肯定?」
「他被剁下來的頭就放在桌上。」話說得這麼白再不懂就是對方的問題了。
「這樣啊……但有沒有可能他當時真的還活著?」
一陣沉默之後──
「我有個提議。」嚴司從來沒有這麼認真過,「你要不要考慮讓我剖剖看?我挺好奇你的大腦構造,我們還可以順便驗證一下剛剛那些問題。」


【五】
「凌晨兩點到三點這段時間你人在什麼地方?」
「嚴府,我沒有半夜出門逛街的習慣。」
「你那時候在做什麼?」
「睡覺。」
「有人能證明你的不在場證明嗎?」
「我前室友。」
「他那時候在哪?」
「隔壁。」
「他在隔壁房間怎麼能確定這段期間你都在家?」
「別擅自轉換他的所在地點,他人就躺在我隔壁,除非我有影分身,否則他看到的就是我本人。」

「你的意思是……你們睡在一起?」
「同一張床上,他就躺在我隔壁,如果你是要問這個。」他們那天純睡覺的事情應該不需要澄清吧,如果對方沒有白目到繼續問。話才剛說完,嚴司就接收到他家前室友凌厲到不行的眼神。
真相果然存在著一定程度的風險,嚴司有了深刻的體認。
「你可以考慮召喚他,你們算是同行。」還是讓某檢察官自己來解釋比較好。


──THE END



隨筆於2014.10.16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