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平行時空犯罪組】

x 楊徳丞、言東風、蘇彰出沒。


淡淡的食物香氣隨著鍋裡的裊裊熱氣飄散到房間,鼻子聞到異味的言東風從昏睡中醒來,眼前的天花板和他的住處或他們的基地都不同,種種跡象顯示他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毫無波瀾的深色瞳眸輕眨了幾下,言東風鎮定地起身打量這個雖然陌生卻給人一種安心感覺的環境,因為動作引起的昏眩讓他花了幾秒鐘才看清楚這個房間。
床鋪和被子都是暖色調,白色的牆上貼了幾張以食物為主題的素描和照片,不遠處的書架上則擺滿了各式食譜書籍,床頭櫃旁則放了台PSP,看著上頭不沾一點灰塵或指紋,保養得挺好。
這是……言東風盯著銀白機身的PSP,只覺得眼熟,總覺得在哪裡看過,努力回憶的同時,他聽到刻意放輕的腳步聲朝這裡走近。並未多加思考,言東風往後倒回床上並迅速闔上眼睛。
手上端著一碗粥,楊德丞用另一隻手推開半掩的房門,將熱騰騰的食物放在桌上,轉身檢視躺在床上的人。似乎是空氣中飄散的食物味道讓對方不習慣,看著蒼白臉上越皺越深的眉頭,楊德丞不禁微微牽動嘴角。
「醒了?」
聽來像是問句,語氣倒有幾分把握,言東風乾脆地睜開眼睛,迎上陌生人的目光……不是陌生人。
言東風挑起眉:「你是那個渾蛋的朋友?」
「那個渾蛋?」楊德丞也跟著挑起眉,「如果你是指嚴司的話,沒錯,就是那個渾蛋的朋友。不過我不是渾蛋。」楊德丞澄清。
誰知道。言東風哼了聲。
「你餓太久了,得吃點東西,這粥我熬了很久,多少先喝一點,味道已經調淡了許多。」嚴司那傢伙將人扔了來說是有緊急狀況沒法照顧這隻差點餓死自己的就走,也沒交代對方吃什麼或不吃什麼,之後電話也聯絡不上,要不是黎子泓有傳簡訊過來,楊德丞差點動用關係逮人。
「你是廚師?」盯著碗裡近乎成液態的粥,言東風不動聲色地觀察。這次任務染上的血跡多,被毒素滲透的暗紅色血液噴濺到的雙手似乎還殘留著黏膩的觸感,讓他感到無比噁心,和碗裡的顏色形成強烈對比。
他的手上沾染過更多無形的鮮血,在他脫離那個組織前……莫名憶起想埋葬的記憶,言東風嘲諷地勾起唇角,止不住冰冷的感覺由指尖蔓延至全身。
「……可以這麼說。」猶豫了幾秒,楊德丞這麼說。
接過對方遞來的湯匙,言東風緩緩攪動碗裡的食物,接著抬起頭直視楊德丞:「那副業呢?」聽見對方的回答他隨即明白對方也不單單是廚師這麼簡單。
「那你得自己想。」唇角揚起些許弧度,楊德丞向言東風低聲道歉後接起了在口袋震動個不停的手機,離開房間時還不忘將門帶上。
看來是會透露對方身分的通話呢。言東風神情淡漠地將視線拉回碗裡的食物,抿著唇動了動手。
他不討厭這個味道,但在舀起粥喝前,他還是將紅色的不明物體撥到碗邊。
x
「是我。」接起電話,楊德丞靠在牆上,語氣稍嫌不悅地說,「我說過了,以後你要的情報我不會給。」
『別這麼見外,好歹我們也合作得相當愉快。』電話另一頭的蘇彰輕笑幾聲,把玩著手上的刀子說。
「曾經。」楊德丞強調,「在你的臥底身分暴露之前。」
『和你們同盟相當有趣,但我這邊也有正事要幹。』在顏色亮紅似血的蘋果上劃上幾刀,蘇彰手一偏刀子一斜,往旁邊的人手筆直插下去,沉痛而淒厲的叫喊被口中的一塊布堵住,只發出怪異的悶聲。
聽到電話一頭傳來的聲響,楊德丞的神情頓時凝重。
「蘇彰──」
『你放心,我沒動嚴司和黎子泓。只是……稍微警告了下。』蘇彰柔聲安撫哭到滿臉淚水的人,染血的刀子在臉上抹了幾下。『噓,你吵到我講電話了。』
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蘇彰將刀子扔到地上,走到窗邊:『為了感謝你上次幫我找到想要的東西,這次是來提供你情報的。」
「什麼情報?」楊德丞皺起眉頭。
『用毒的那個……我只見過他一面。』掀開窗簾的一角,蘇彰凝視不遠處穿著西裝、看起來英挺的青年,『最近有人在打聽他的事。』
「誰?」
『嗯……是誰呢?』歪著頭笑了笑,蘇彰的眸底藏著一絲邪氣,像是獵豹在逗弄獵物。
「蘋果還我。」楊德丞不爽地說。
『哈!那可不行,已經被分食了。』瞥見窗上的倒影,蘇彰轉過身,有恃無恐地看著拿起他扔到地上的小刀的粗獷男人。
該是結束通話的時候了。
『幫我轉告黎子泓,我會找個時間帶著蘋果去探望他的。』不等楊德丞回應,蘇彰切斷了通話,將手機塞進口袋。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亂碰那把刀。」
受傷的男人如負傷的野獸,粗喘著氣大笑,吼了一聲朝蘇彰衝過去。蘇彰聳了聳肩,環著手靠在牆上倒數對方倒下的時間。雖然他比較喜歡親自布置、親自動手,但難得拿到毒,玩玩看也無妨。
死狀悽慘而俐落,但一聲不響地奪去他人性命果然不適合他。
x
「居然掛我電話……」楊德丞收起手機,頓時掛心的事又多了一件。除了黎子泓外,大概沒有人能和蘇彰平心靜氣的對話吧。
想了一會,楊德丞又掏出手機,撥了通電話出去。
「喂,是我。最近留意下穿西裝的男人,還有,上次那批貨再多調一點……我會請阿司那傢伙轉交。玖深要的東西找到了就送過去……解剖刀?上次不是已經收了兩組嗎?靠、阿司那傢伙又擅自給我……算了,你直接送過去,帳單送到黎子泓那邊,讓他去處置吧。」
最好處死。伸手擰了擰眉間,楊德丞覺得那個來蹭飯的傢伙簡直得寸進尺。
楊德丞處理完事情回到房間時言東風已經睡著,他順手收拾食用完的碗時發現碗底殘留泰半的紅色細塊,不覺愣了幾秒。
……居然不吃紅蘿蔔。


──THE END



隨筆於2015.01.27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