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楊徳丞、言東風、黎子泓、嚴司】嚴司足丞黎東恨


「來,學弟限定,德丞現打的愛心果汁喔。」消失幾分鐘又出現的嚴司已經換上T恤和休閒短褲,彎腰將玻璃杯放到桌上,笑瞇瞇地對臉色黑了大半的言東風說。今天傍晚送來的那具腐屍實在太厲害,晚上他去送愛心便當給他家前室友還一路被側目,本想一到黎子泓住處就先換掉那一身衣服,誰知道楊徳丞手腳那麼快,在他準備脫衣服的時候就拎著言東風按門鈴,他只好先將人領進門才跑去換。

「……」
言東風之所以沒有馬上回話是因為不知道要先說哪一件事。他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他家學長傳簡訊給他說有要事找他,晚上過來接他的卻是楊徳丞,而開門迎接他們的則是嚴司那渾蛋。
雖然地點是他家學長的住處沒錯,但看樣子根本不是什麼重要的大事。
楊徳丞進門後將他安置在沙發上就窩到廚房不知道在做什麼,看到嚴司後一直皺著眉頭的言東風看到收拾整潔的桌上擺了好幾片遊戲光碟,似乎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要的是水。」冷淡地開口,縮在沙發上的少年像貓一樣戒備地瞪著嚴司。
「放心,這果汁很安全,保證絕對無毒,我親眼看著德丞打的。」嚴司一臉認真地解釋,被兩手端著盤子的楊徳丞從後頭踹了一腳。
「去你的,不要趁我不在亂說些有的沒的。」楊徳丞直接白了友人一眼,怎麼想都覺得對方才是比較有可能下毒的那個,「去廚房端菜,站在這裡很擋路欸。」
「唉唉,朋友當久了就是這樣,也不問問要不要喝果汁就被踢去廚房幫忙。」

看著踹完他、放下小點心,又接著對縮在沙發上的學弟噓寒問暖的楊徳丞,認識對方多年的嚴司忽然一陣感嘆,故作傷心地瞅著互動不錯的兩人。
「廚房有你和小黎的啦。」熟知嚴司的個性就是這樣,楊徳丞也沒想多搭理對方,反正嚴司是就算受傷沒人理他也會自動復原的那一型,「話說回來,小黎什麼時候回來?不是說會早點下班嗎?」
「嗯啊,應該快了吧。」看了下時間,嚴司想某個工作狂檢察官應該已經離開辦公室。

默默端起果汁啜飲一小口的言東風抿著唇看向嚴司,原本稍稍舒緩的眉間又因為想起什麼事而皺起:「……那封簡訊是你傳的吧。」
「嗯?什麼簡訊?」嚴司眨著眼睛反問,眸底在一瞬間閃過一道詭異的光芒,讓言東風更加確定簡訊肯定是出自對方之手,而手機的主人可能還沒蒙在鼓裡。
「所以學弟根本沒答應小黎的邀約?」楊徳丞不敢置信地瞪著嚴司,「那你還打電話給我,很驕傲的跟我說學弟會來,要我晚上去載他?」

「我沒說錯啊,人不是來了嗎。」指著窩在沙發上被某廚師養得越來越像正常人的人,嚴司聳聳肩膀一派輕鬆地說。反正是來放鬆玩樂的,人是被拐來這點就不需要太在意。
「……你怎麼沒跟我說?」有些抱歉地看著言東風,楊徳丞的語氣聽來相當懊惱。早知道是嚴司傳簡訊拐人他就不會將人帶過來了。

「……你又沒問。」斂下目光,言東風微微撇過頭,表情倒是沒有面對嚴司時那般反感。雖然覺得訝異,但他倒也真的沒想過要問為什麼是對方過來接他,現下覺得有點不自在是因為對方剛才勾起了笑,臉上的表情在他喝下果汁的時候瞬間亮了起來,眼神透出既滿足又愉悅的光芒。
「你們就別計較那麼多,我這不是有樂同享的友好表現嘛,偶爾像這樣聚一聚也不錯啊。歡迎加入我們的成人世界,小東仔。」嘿嘿笑了聲,嚴司豎起大拇指。

「我已經成年了好嗎。」言東風冷冷地回應,不明白為什麼他家學長和楊徳丞可以和嚴司當朋友這麼久還能壓抑住想掐死對方的衝動。
「你好歹也裝出反省的樣子吧。」
楊徳丞沒好氣地伸腳準備再踹對方,卻被有所警覺的嚴司閃過,兩人就這樣一來一往好幾秒,讓言東風錯愕地瞠大眼睛。

「等等、等等,小黎快回來了,先休戰。」嚴司往後退了幾步,率先拋出止戰訊息,但楊徳丞似乎沒有聽到,又繼續出腳攻擊,結果兩人都沒有聽到鑰匙插入的開門聲響,還剛好被黎子泓撞見這一幕──
「看我的!」轉了一圈抓到空隙攻擊的嚴司成功絆倒楊徳丞,卻也因為反作用力不小心撞到桌子。

言東風在楊徳丞摔倒的幾秒前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準備移到比較安靜的地方待著,沒想到才剛站穩就和往這邊跌過來的楊徳丞四目相接,反應不及地被對方撲倒,雙雙倒在沙發上,而出腳的始作俑者在那時也沒閒著。
撞上桌子本不會發生什麼大事,頂多就是桌子移了幾公分、撞到的地方痛個幾秒,但今天桌上卻有一杯只喝幾口的果汁和黎子泓視若珍寶的遊戲光碟片──

嚴司想也許是不安的預感太過強烈,才會導致事情真的發生──「框瑯」一聲,玻璃杯伴隨著液體大面積擴散在桌面滾了一圈,差點要和地板親密接觸,幸好嚴司在那之前出手接住。
「呼,好險。啊……」眼角餘光瞥見門口有個穿西裝的熟悉身影,嚴司緩緩側過頭,愣住了。
屋子裡充斥令人窒息的沉默。

「呃、嗨,前室友你回來啦。」扯了扯嘴角打招呼,嚴司發現黎子泓臉上的神情由錯愕轉為震驚,最後對方是什麼表情他也無暇注意,因為在他迅速扭頭察看遊戲片是否安然無恙時似乎聽到『轟』和『啪』的聲音,而他的心臟也在那一秒停止跳動。
喔喔,他死定了……

x

幾乎是出於本能的反應,嚴司看也不看黎子泓,將玻璃杯放回桌上後直接衝到陽台拉上門,將自己和看到遊戲片慘狀後瞬間爆發一股強烈怒氣的黎子泓隔開。
連公事包都尚未放下的黎子泓走到桌邊檢視遊戲片的狀況,直覺救不回來後將視線投向陽台外的兇手,渾身頓時散發危險氣場,好看的薄唇輕啟,以堅決而輕柔的語氣吐出四個字:「嚴司,過來。」

嚴司差點抱怨黎子泓家的落地窗隔音太好,但看嘴型他大概猜到黎子泓說了什麼,於是舉起手做了個拒絕的手勢,接著又比劃了幾下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云云。
黎子泓還沒回應,楊徳丞當機立斷直接走上前去將窗戶鎖了起來。
「欸?」嚴司吃驚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友人就這樣將他鎖在外面,「咦,等等,不用這樣吧?」輕拍窗戶想引起屋內人的注意,但他們似乎有志一同地不想理他。

「小黎,醫藥箱放哪?」轉過身,楊徳丞忽視背後傳來的聲音問道。剛剛被嚴司絆倒和言東風一起倒向沙發時手錶好像不小心擦過對方的臉頰,留下一道明顯泛紅的痕跡。
盯著桌上的慘況,震驚與憤怒交雜之餘不知從何收拾的黎子泓沒有動作,反倒是言東風聽到醫藥箱後抗拒地往沙發角落縮了下。
「不要,又沒流血。」摸了摸臉覺得沒什麼大礙的言東風說。

「但是臉頰紅了。」微微皺起眉頭,楊徳丞欲伸手撫上對方的臉頰細看,卻因為言東風左閃又躲無法成功。
「……」言東風抿著唇不說話,瞥了楊徳丞一眼又往反方向挪動。雖然只有短短一秒,但楊徳丞的手錶劃過他右邊臉頰時,嘴唇也同時往另一邊臉頰擦過,溫熱微癢的觸感在那之後瞬間放大,他幾乎沒有意識到臉頰另一邊受到攻擊。
「嗯,沒事就好。」楊徳丞不自在地咳了聲,鎮定地站起身到廚房拿抹布幫忙收拾。

落地窗上蒙上一層凝結的水氣,被眾人遺忘的嚴司用手指在窗上畫了把傘,將自己和他家前室友的名字寫上去,還畫了許多圖案,但沒多久便感到無聊,甚至覺得捎來的風帶著涼意。
一開始嚴司還覺得夜晚的氣溫涼爽宜人,但幾分鐘後手開始往手臂摩擦,一陣風吹來更是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差點忘記台中是個早晚溫差大得要命的地方,穿著短袖短褲站在這裡一晚肯定會感冒。

「前室友我衷心反省了,放我進去吧。」嚴司敲敲窗戶,雙手合十向對方求饒,果然成功吸引黎子泓的視線,但對方逐漸緩和的表情在看到窗戶上的字後瞬間冷下來,緩步走到窗邊,一字一句清楚地對著嚴司說:「你、就、睡、在、那、裡、吧。」
「刷」地一聲,窗簾被拉上了。


──THE END



隨筆於2015.03.27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