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搭便車

  內有嚴司、玖深出沒。微霸凌組。


  檢驗完送來的最後一份證物,從早上忙到晚上的玖深終於得以休息。從自己的糧倉挖出僅存的泡麵,早已飢腸轆轆的玖深小心翼翼地捧著泡麵走到休息室,發現那裡的燈還亮著,半掩的門還不時傳出談話聲。
  「咦?老大、阿司,你們怎麼還在?」還以為是值班的同仁在休息,沒想到居然是嚴司和虞夏,玖深有些詫異。

  「驗屍結果有新發現。」簡短回應對方的問題,虞夏瞥了又吃泡麵的玖深一眼,微微皺起眉頭,拿起桌上的資料起身,離開前用資料夾敲了玖深一記,「不要老吃些沒營養的東西,忙完早點回去,檢驗報告好了放我桌上。」
  「啊、好,知道了。」愣了幾秒,差點反駁對方忙起來連東西都沒吃的玖深連點了好幾下頭,看著虞夏的背影離開。
  「嗨,玖深小弟,還沒吃晚餐啊。」似乎沒有打算馬上離開的某法醫笑笑地向某鑑識科人員打招呼,順便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嗯啊。」端著泡麵坐到沙發上,玖深咬著筷子、撕開已經被熱氣軟化的泡麵蓋,感動地吃起今天的第二餐。中午只用幾塊蘇打餅乾填飽肚子,能夠撐到晚上已經很了不起了。
  「給你看個有趣的東西。」
  「啥?」喝了口熱湯,玖深睜大眼睛望著拿出手機還一臉神祕兮兮的某法醫。
  「這是朋友丟給我的影片,我想玖深小弟你應該會感興趣。」滑開手機,嚴司的手指迅速在螢幕上移動,點出了影片。

  想起先前被耍的經驗,玖深一臉防備地跟嚴司拉開距離──還不忘捧著他的泡麵:「什麼?」

  挑起眉,嚴司對玖深的過度反應感到莫名好笑:「玖深小弟,你當我是什麼可怕的東西還是不科學的東西嗎……喂喂,不要認真思考這種問題好嗎。真是失禮。」

  「該不會又是什麼鬼娃恰吉的影片吧?」想起某次嚴司頂著一副正經萬分的表情欺騙他,玖深覺得懷疑對方也是無可厚非的。

  「你也記仇記太久了吧,會長不高喔。」嘖了兩聲,嚴司放大影片,將手機螢幕湊到玖深面前,「是人類觀察的影片啦。」
  「嗯?」沒在關注那種東西的玖深確實被勾起了興趣,邊吃著泡麵邊看影片,中途還因為笑出來差點被麵條嗆到。

  「沒騙你吧。」影片播放完畢,嚴司頗為滿意玖深的反應,比他家前室友好多了。
  「不過搭到這種計程車真的還挺嚇人的欸。」看完影片也吃完泡麵的玖深頓時有感而發。誰會想到計程車司機居然是一起嚇人的共犯,而且還這麼淡定!
  「欸,我還滿想體驗一次看看的。」用有些可惜的語氣說著,嚴司收起了手機,順手整理散在桌上的資料。
  「總覺得遇到你的會很可憐。」雖然不知道嚴司會怎麼做,但玖深直覺那個扮幽靈的和那個計程車司機下場一定很慘。

  「那種時候只要伸手朝對方眼睛戳下去就對了,要是是真人肯定會被嚇到,本能反應應該會避開。」

  嚥了口唾沫,玖深開口問:「如果是不科學的東西呢?」

  「那就恭喜啦,可以朝另一個世界發展。」豎起拇指,嚴司露出燦爛的笑容。「要不要順便載你下班?」

  「欸!?」聽到嚴司的提議,玖深還真的嚇了一跳。

  「大哥哥我也是有點同事愛的。聽阿柳說這個月已經第N次差點踩到你了,你是打算跟我家前室友還有夏老大一起組成過勞群組嗎。」用憐憫的眼神看著黑眼圈很重的某鑑識科人員,嚴司不禁搖了搖頭。
  「沒辦法啊,工作還是要有人做。」簡單收拾了下東西,真的感到疲憊的玖深沒有婉拒嚴司的好意,這種狀態下自己回家他還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前座有東西,玖深小弟你坐後面吧。」晃到車旁,嚴司掏出鑰匙開車門,眼睛快瞇起來的玖深應了一聲,打開後座車門上了車。

  發動引擎沒多久,嚴司打開空調,接著打檔將車駛離停車格。看著窗外晃過的亮色招牌和昏暗燈光,昏昏欲睡的玖深不小心瞇起眼睛,再次睜開眼睛時,副駕駛座上突然出現披散著黑髮的女人身影。

  那一瞬間,玖深的睡意全被驅散,腦子當場當機。

  正當他想破頭思考著這是嚴司的計謀還是當真如此倒楣撞見不科學的東西時,那個女人微微側過頭,透過散亂的髮絲惻陰陰地盯著他看。
  被那雙帶著血絲的眼睛一看,玖深什麼也無法想了,當場驚叫出聲,手往門把一扳直想衝下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專心開車的駕駛人也被連帶嚇到,手一抖車身跟著一晃,幸好路上的車輛不多還保持著安全距離。

  「玖深小弟你是看到鬼嗎,叫那麼大聲。」趁著紅燈停下車,嚴司扭頭關切某個突然在他車上大叫的乘客。
  「她……她她她她她她她她她她、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旁邊……」
  「我旁邊?」疑惑地皺起眉頭,嚴司往副駕駛座看去,終於明白為什麼後座的人會有如此反應。
  「學妹,妳好歹顧一下自己的形象。」
  「啊?」打了個呵欠,絲毫沒有被方才的叫聲嚇到的女性順手梳理散亂的長髮,露出白皙又帶著倦容的臉龐,瞥了後座的人一眼問道:「你同事?」

  「嗯啊,就那個鑑識科的玖深小弟。」嚴司在紅燈秒數倒數前介紹車上兩位乘客認識:「玖深小弟,這我學妹,今天被我請來幫忙的,26歲未婚,誠徵活人男友。」
  「學長,我才25!」
  「她、她什麼時候上車的?」回過神的玖深心有餘悸地問。剛剛看影片還覺得有趣的玖深這下完全笑不出來。他會被不科學的東西嚇死,但人嚇人也會嚇死人啊!

  「一直都在啊。」扭過頭繼續當安全駕駛,嚴司說,「只是睡相不太好,睡死之後呈現類似坐姿體前彎的狀態。」說真的,這樣還能睡也是挺厲害的。
  「玖深小弟,你該不會是被嚇到了吧?」看著照後鏡揶揄地笑了笑,嚴司覺得他身旁的朋友果真非常有趣,尤其是後座那一個。「先聲明,我可沒有無聊到故意嚇你喔。」至少不會有這麼長的鋪陳,那也太麻煩了。

  看著欲哭無淚的玖深,副駕駛座上的女性點評:「學長,你朋友真的很好玩。」
  「是吧!不是我在自誇,玖深小弟真的很有趣。」
  斷交……他絕對要跟嚴司斷交……!

--------------------------------------------------------------

  【封面特輯】版本

  拍攝好封面照片後,黎子泓搭乘製作單位準備的計程車前往下一個地點拍攝系列照片。這是經紀人和製作單位安排好的計畫,事前也暗示過對方拍攝地點曾經出過意外,但黎子泓一派淡定地點的下頭,表示相信製作單位的安排。

  黎子泓上了計程車後,扮鬼的女生按照計畫悄悄地從副駕駛座冒出來,披著一頭烏黑的長髮、身穿白色的衣服,然而等了許久,後座的人一點反應也沒有,於是她側過身去,直直盯著今天被攝影機偷拍的主角──對方全神貫注地低頭玩著掌上型遊戲機,絲毫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直到攝影結束……


  隨筆於2016. 07. 19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