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raveler

Author:紫稜
因與聿同人創作一直線,微量HQ、K莫、瑯琊榜、全職高手短文。
請多指教,嗷嗷 (•´ㅂ`•)و✧

【因與聿│案簿錄│雙子】小偷

  虞夏有時會到緝毒組支援,對組裡的人也熟。
  那天,虞佟和虞夏很難得地一起回家。在上班途中,虞夏剛巧目擊了一場車禍,為了追肇事逃逸的車輛,虞夏想也不想地飆著車追了上去,雖然最後順利逮住車主,過程中他的機車也因為強烈碰撞需要修理,只好被自家兄長開車拎回家。然而剛離開警局沒多久,虞夏就接到一通電話。
  「我虞夏。沒,剛下班……嗯……嘖,在哪個方向?挺近的,我馬上過去。」神情、語態旋即轉化為工作模式的虞夏想也不想地應對、掛斷了電話,這才想起自己的交通工具還在修車廠,而他哥正坐在駕駛座上。
  「地址?」聽見虞夏講電話時,虞佟鏡片後方的雙眸流露一絲無奈,但他馬上打了個方向燈迴轉,毫不猶豫地問了地點。
  和駕駛座上有著相似臉龐的人勾起笑,向對方報了個地址。
  虞佟微微一笑,說:「看來我也得加班了。」
  x

  雙生子到場時,緝毒組的幾名警員正在抓四處逃竄的販毒成員,因為是在堆放許多雜物的巷弄,加之又是午夜的緣故,搜捕過程顯得格外克難。
  「老大!剛剛有個人把毒品從樓上丟下去,現在應該掉在二樓住戶陽臺前的那個鐵皮屋上!喂、你別動!」員警滿頭大汗地壓制拼命掙脫的嫌犯。
  「知道了。」順手摔了個被追到跑到他面前的犯人,虞夏將人扔給臉上掛著無害微笑,出手卻絕不手軟的虞佟,自己則捲起袖子準備爬上鐵皮屋屋頂撿毒品。
  「等等啊!有人去搬梯子了!」
  「麻煩,這邊跟那邊不都能爬。」虞夏嘖了聲,直接就著那堆放在巷弄的雜物伸手俐落地攀上其實不很高的鐵皮屋頂。
  「阿佟你兄弟真是嵩山第幾代弟子……?」剛搬來梯子卻發現來支援的虞夏人已經在屋頂的員警整個目瞪口呆。
  虞佟苦笑了一下,思考著晚點要不要去問黎子泓嚴司到底把自家弟弟的事跡傳到哪裡。

  鐵皮屋緊貼著販毒集團窩藏的樓層,不高的頂樓正好對著二樓的陽臺,雖然有防盜窗擋著,但畢竟窗戶畢竟是透明的,二樓的兩名女性屋主就這樣隔著窗戶瞪大眼睛看著虞夏爬上鐵皮屋的屋頂。
  「警察,剛剛有嫌犯從你們大樓丟出毒品。」虞夏立即表明身分。
  「欸、欸……是不是小偷啊,快打電話報警!」其中一名女生用有些慌亂的語氣說。
  「小姐……我就是警察,只是剛下班穿著便服,這是我的證件。」虞夏難得耐著性子解釋。
  「那年紀是高中生……會不會是中輟?證件可以偽造欸……妳的手機呢!快報警啦!」這次換另一名女生緊張。
  馬的……虞夏當下黑了臉,「就說我是警察了,不信我找底下穿制服的同仁。」

  「夏,毒品找到沒?」見自家兄弟一直沒下來,虞佟將手上的犯人扔給同僚後自己也身手輕快地爬了上去,留下再次目瞪口呆的緝毒組員警。
  「啊!雙胞胎都是小偷!」看見長相和虞夏一模一樣的虞佟,兩名合租的女屋主對他們的誤會更深了。
  虞佟愣了一下,皺起眉頭望著臉色很難看的另一名雙生子。怎麼回事?不就是找個毒品?
  「……叫底下穿制服的爬梯子上來。」最後,虞夏鐵青著臉說。
  因為這件事,不只虞夏,連虞佟在這幾天都成了警局同事們聊天的主題,而拿這件事談最久的,就是那個案發時可惜自己不在現場,消息卻很靈通的無良法醫。


  隨筆於2017.10.10


【因與聿│案簿錄】當自以為的混混遇上一起下班的刑事組

  內有嚴司、黎子泓、虞佟、虞夏出沒。


  高檔的銀色跑車奔馳在筆直的馬路上。
  車內坐了四個人,坐在駕駛座上邊開車邊說話的是以法醫為正職,偶爾會到醫院賺賺飲料錢的嚴司,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是穿著西裝,一上車就開啟自動忽略嚴司廢話技能的檢察官黎子泓;後座難得坐了兩個有著極度相似的面孔、身穿一樣制服的虞家雙生子。
  因為不是下班的尖峰時刻,路況還算流暢,正當車內音響流洩出的歌曲輪替至下一首時,狀況發生了──後視鏡上出現一輛車的身影。

  一開始嚴司還不甚在意,開車嘛,本來就是要確保車輛與車輛間的行駛距離和超車、切換車道等等的狀況,隨時注意後視鏡是良好習慣,但那輛車的車主似乎不是遵守交通規則的類型,抓到空隙便從後方一路超車超到前方,路上的車輛紛紛閃避,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對方擦撞到。
  對方的行為讓嚴司微微皺起眉頭,但注意力旋即轉回正前方。

  看著不遠處的交通號誌由綠燈變成黃燈,最後轉為紅燈,他緩緩踩下煞車踏板,穩穩停在白線後方,而一路超車過來的車輛也被迫停在他的後方。
  不知道是不想等紅綠燈,還是想體驗闖紅燈的快感,後方的車輛不斷按著喇叭,刺耳的聲響讓所有停下來等紅綠燈的車主側目。
  瞥了後照鏡一眼,黎子泓跟著蹙起眉頭,但也沒多說什麼,倒是後方傳來明顯不悅的嘖聲。
  手指敲著方向盤輕哼著歌,不管後方的車輛如何狂按喇叭,嚴司不動就是不動,直到燈號由紅轉綠。

  然而愛車往前開沒多久,那輛按喇叭似乎按出心得的車開到了他旁邊,搖下車窗開始狂罵三字經和各種威脅的話語,甚至還問候了他媽。
  跟了幾公尺、罵了幾公尺,嚴司終於受不了。開什麼玩笑,他車上可是載了一個檢察官和兩個警官耶!
  「阿司。」虞佟淡然的語氣從後方傳來,在嚴司耳裡聽來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說了句「了解」,嚴司狠狠踩下油門超到對方前面,再狠狠踩下煞車。
  在嚴司與黎子泓對視一眼解開安全帶時,後座的兩個人已經早他們一步開了車門。

  警察制服。
  標準的警察制服。
  路過的車主恨不得停下來看事態發展,還沒路過的則是緩緩停了下來準備看戲。
  不遵守交通規則的混混車主看到這一身警察制服真的是冒了冷汗,但虞佟和虞夏的娃娃臉卻又讓他遲疑,最後壯起膽子繼續叫囂。
  嚴司和黎子泓也下車了,局勢瞬間扭轉。

  車主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出頭,還染了一頭金髮,用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看著眼前四個人。「幹,想來陰的四對一是不是!信不信老子撂兄弟來!還扮警察,扮你媽咧!」
  察覺虞夏流露出想扁他一頓再把人拎進警局的氣息,外加活動手骨的姿態,身為兄長的虞佟一隻手搭上自家兄弟的肩膀:「夏。」
  下意識地,黎子泓也伸手抓住虞夏的手臂。

  勾起笑,嚴司從後頭晃到前方去,親切地想和對方對談,免得待會真的發生單方面的毆打事件:「這位『老子』同學,不要這麼衝動嘛。相逢即是有緣,大哥哥跟你介紹一下。你眼前這兩位穿警察制服的是正港的警察──沒戴眼鏡的那個是嵩山弟子傳人,擅長劈磚、跳樓、抓犯人……唉唷!」話還沒說完,雙手被制住的虞夏在自家兄長和某檢察官反應過來前抬起腿狠狠踹了嚴司一腳。
  「講什麼廢話!找死!」

  察覺到虞夏充斥戾氣的氣場,混混車主的眼睛流露出一絲畏懼。
  「唉唷,老大你好歹讓我把話說完啊……」差點被踹倒在地上的嚴司一個俐落的箭步穩住身,退到安全距離繼續解釋。
  「看到沒,你可要好好感謝大哥哥我,不然剛才被扁的就是你。」嚴司嚴肅地說道:「另一個戴眼鏡的是他哥,賢慧的好男人一枚,最近被一個年輕美眉倒追,實力同樣不容小覷。」
  「阿司……」虞佟無奈地出聲,忽然覺得這場勸解在嚴司下車時已經變調。

  「喏,另外這一隻穿著黑色西裝的。」嚴司往黎子泓的方向比了比,旋即被對方拍開,「這我前室友,現任檢察官,人很好,不是黑道。」
  「阿司。」抽了抽嘴角,黎子泓忽然很想鬆開對虞夏的箝制放手讓對方去揍人。
  看著完全目瞪口呆的混混車主,嚴司勾起異常燦爛的笑容:「至於大哥哥我嘛……老子同學,你以後要是再這樣開車,說不定我有機會再見到你喔。」
  「啥?你、你也是條子嗎?」吞了口口水,混混車主擠出今日的最後一個問題。

  「呵呵,大哥哥我不是警察也不是檢察官,是解剖死人的法醫。相逢即是有緣,有機會到我工作室坐坐啊。」嚴司輕柔的語氣和臉上親切的微笑讓混混車主瞬間沒了血色。
  「操、操!遇到肖欸!」車窗還來不及拉上,混混車主立即踩油門繞路逃走。
  「嘖嘖,真是沒禮貌。是吧?」扭頭給了眾友人一記拇指,嚴司發現他家前室友已經坐上駕駛座,虞家雙生子也已經上了車。
  「別丟下我啊喂!那我的車!」


  隨筆於2016. 07. 11